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马振桓+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IE比较好,他俩在一起就好+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悄悄当个coser+

【刺客列传】【子煜X方夜】 飞扬 【短打】

+题目和文没有关系系列!!!!


+那什么...这是叫子夜吗


+抛砖引玉!


+真的不吃吗!可好吃了!


【一】

 

子煜第一次见到方夜,是在他帮执明送信的时候。那时刚入秋,大家都穿的还不多。方夜一身黑色劲装头上束着黑色的发带,面容清秀,却有剑眉二横,透着点生人勿近的英气。子煜只觉得不是在秋天,就像初春的料峭之风,吹得酒醉之人清醒,又带着一点点沁人心脾的花香。

 

“这是王上要交给慕容郡主的信。”子煜不太懂中垣的礼仪,微微欠身把信递给方夜。方夜看这人衣着不似常人,又带着执明王的信。他恭敬地欠身地双手结果,抬头就对上了对方明亮的双眸。

 

心跳漏了一拍。

 

“劳烦公子了,我这就送给郡主。”方夜连忙转身就想走,一下又回过身来问,“差马车送公子回去吧?”

 

子煜看着方夜其实是有些楞了,他局促地捏了捏自己的帽檐:“公子快把信送给慕容郡主吧,我有马车。”

 

“辛苦公子了。”方夜这才转身走进了房里。

 

而子煜就这么在门外站着看着他进门。

 

初来中垣大陆的他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瑶光人长的都挺好看的。他曾见过的慕容郡主也应是一位天上之人,不然怎么王上愿献出赤子之心。

 

“郡主,王上的信。”慕容离听到是执明的信马上就放下了手中的毛笔。拆开一看,是约他出去呢。慕容离浅笑。把信放在一边,正要接着继续手中的事情,见方夜还愣愣地站在一旁。他便问道:“怎么了?还有事?”

 

“哦...没....不,有!郡主,此次送信之人不同往常的王宫小厮。”

 

“如何不同?”

 

方夜便将那人的衣着描述了一下,慕容离低头下去接着写文书,回答道:“我接到消息,那应该是琉璃国的小王爷,说是来中垣学习知识的。想必是王上又拉着他胡闹了。”

 

“属下退下了。”

 

【二】

 

夜已微凉,刮起了晚风。执明等慕容离等的无聊,趴在桌上玩起了萧,而子煜两三壶茶水下肚,也有些困了。“子煜,你说阿离是不是不来了。”执离闷闷地问子煜。子煜知道他小孩心性,安慰他说:“也许慕容郡主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子煜子煜,你真的把信送到阿离手里了吗。”

 

“我真的送到了,我..我还看着他的手下把信拿进去的。”子煜一说,又想起了方夜的样子,此时还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不过看执明这个情况,以后肯定会认识的。

 

“方夜啊,倒是个手脚利索的人。可是阿离离开天权那么久,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好穿暖。”

 

原来他叫方夜。

 

“子煜!子煜!”

 

“王上怎么了!”

 

“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没..没什么。”

 

“这都什么时辰了,阿离怎么还不来”

 

“这还不简单,是不是慕容郡主不想来了。”子煜这话一出口觉得自己胸口也有口气堵的慌。慕容郡主不来,他也见不到方夜了。而王上这种死缠烂打的追人方式,任谁都会觉得有点厌烦吧。想当时,看见慕容郡主就把人家抱起来转了几个圈圈,也不顾太傅大人在场。

 

“不想来啊......”执明的声音在子煜听来就是得不到糖果而难过的小孩。

 

“王上!慕容郡主的信!”

 

果然是...不来了啊。

 

【四】

子煜没想到自己这么快还能见到方夜。反正他站在太傅后面,方夜也忙着跟太傅说话。他便可细细打量方夜一番。没人告诉他,他现在跟当时在一边远远看慕容离喂鱼的执明有多像。

 

方夜知道太傅身后的子煜在看他,怕自己说漏一丝一毫郡主的消息,始终没有抬头。

 

子煜还沉浸在今天跟方夜的见面中,开开心心穿了战甲准备行军。执明又闹起了小孩脾气要去瑶光王府。执明前脚刚进门,后脚方夜就来了。子煜学会了中垣的见面礼,赶紧向方夜道歉道“抱歉我家王上思念慕容郡主,大战之前冒昧打扰见谅。”

 

“无妨,郡主与天权王交情甚好。也不是什么大事。”方夜欠身回礼,“倒是我家郡主的事情劳烦天权费心了。”

 

“那就不多做打扰了,请方夜公子放心。天权在此事上,必定尽到全力。”

 

方夜没有回话,抱手向他行礼。

 

“你速速派兵前往天权营地,王上有危险!”方夜知道自家郡主一晚上没睡,想着天权王的话,心里大概是百感交集。招他来就下了这样一道命令,天璇剑走偏锋穷途末路还想一搏。执明恐怕他们是伤不到的,只怕那小王爷......

 

方夜的手都抱不齐,慌忙出门去调集军队。禁军有点懵,这是何事如此着急,他们还未跑起来就看方夜大人跨上了马。

 

要等到我啊!!!

 

【五】

子煜想自己明明就是来中垣学习文化知识的,莫名其妙和天权王成了好朋友,现在还莫名其妙当了他的副将。执明因为慕容离被天璇抓去,每时每刻都在生气。好在暂时还没有气昏了头,还听的进子煜的一些道理。

 

让子煜没想到的是这些中垣人的套路竟然如此之深,深夜偷袭。他的执明好友从未上过战场,也许是执明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自己的心也流入了那么些热血。他挥剑冲出营帐,吩咐其他人保护好王上,就同外面的天璇士兵拼杀起来。他不是没杀过人,所以在心中对胜算有所拿捏,如果遖宿援兵不能及时赶到,也许此役天权就要败了。

 

平时所看的兵法,没有一条能用在现在的状况,他也没有办法空出闲去想计策,只有挥剑,挥剑,挥剑!

 

血已经溅红了银色的铠甲,而握剑的双手也开始麻木,兵器相撞他的虎口发疼,就快要握不住剑了。

 

“杀!!!!”

 

突然天璇士兵的后方传来一阵喊杀声,子煜以为是遖宿援兵到了。他抬头一看,打头的是方夜。

 

天兵天将啊。

 

“啊——”子煜感觉自己心脏强力地跳了一下,热血沸腾起来。他再挥起剑,向方夜冲去。

 

待方夜和子煜背靠背,正准备接着苦战一场的时候,天璇已然退兵。二人对视一眼,两人都是血溅了一身,脸上也都是血迹。方夜勾了勾唇角,抱手行礼:“王爷受惊了。”也不给子煜太多反应的时间就进军帐里去了。

 

子煜的恼无处发泄,也快步跟着他进了营帐里。

 

 

【六】

“子煜王爷。”

 

“方夜公子。”

 

天璇大战之后,执明不是跟毓埥吵架就是跟太傅斗争要去看慕容离。子煜则还要帮执明处理一些琐事,这是他这几日第一次见方夜。见方夜手里端着汤药,应该是送给慕容离的,他也正好要去找执明。

 

“方夜公子是给慕容郡主送药?正好我家王上去看慕容郡主了。”他一边同方夜走着一边说。“天权王当真是对我们郡主上心。”方夜也不多话,就子煜说什么他就往下接什么。“说起来,明日议事完毕,方夜公子是否愿意同在下共饮一杯?”

 

“嗯...嗯?”方夜没多想就应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被这个琉璃国的小王爷套路了,“荣幸至极。”

 

冬日已近,却春暖花开。

 

【七】

 

“阿离,等你空了一定要来天权找本王。”执明和子煜看着慕容离和方夜。

 

慕容离笑着点头。

 

方夜也笑着点头。


评论(4)
热度(16)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