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马振桓+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IE比较好,他俩在一起就好+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悄悄当个coser+

【IE】【理科Ian x 文科Evan】谣言与佳话之无事生非 2

+ 和  @予映之。  的联文,她那里是戬杰


+戬杰篇谣言与佳话之无理取闹2

             谣言与佳话之无理取闹3

+私设如山、OOC、没什么文笔、有原创人物(大概是个反派)慎入


+主IE,副CP戬杰、熊彭、执峰,SpeXial其他人友情出场


+圈地自萌,自娱自乐


+tag没打上哪个的话就是没有哪个副CP


 

“诶,你们听说没有,理一班仙女一样的男孩子。”早读过后黄伟晋煞有介事地跟马振桓和陈向煦说。马振桓写下政治试卷上的最后一个句号,就着笔一敲黄伟晋的脑袋:“你睡醒了没啊,试卷给你。”“我也是听隔壁班的沈同学说的嘛。”黄伟晋接过政治试卷对起了自己的答案。“说的不是查杰嘛,要说仙女,我看大峰还比较像。”陈向煦皱着眉头看地理填空也没理会黄伟晋。

 

“聊什么呢。”熊梓淇又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马马历史试卷借我一下。”马振桓递过历史试卷给他:“说理一班的仙女呢。”“谣言,都是谣言。”熊梓淇接过了马振桓的试卷,一边摇着头一边假装叹息,“都是朱戬瞎给人起外号。”

 

“传谣言的神话故事看多了吧。梓淇数学试卷。”马振桓扭扭脖子接着去看自己的数学试卷。“怎么?替人家仙女生气啊?”熊梓淇笑着递给马振桓数学试卷。“你也说话不睁开眼睛了?”马振桓这才抬起头来看熊梓淇,“理一班沈同学吧,我给易恩送饭被她拦住好几次了。你们这样一说我怕下一个就是我。”

 

“怕什么啊,我罩你啊。”陈向煦笑着去勾马振桓的肩膀。“这么一说,搞不好就会变成Evan,Teddy和易恩之间的三角恋哦。”黄伟晋认真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上课吧,这个沈同学不是理一班的嘛,我们班的事儿她能知道多少啊。”熊梓淇把历史试卷递回给马振桓。

 

事情的发展还是出乎了他们哥儿几个的预料,已经偶尔有一两个女生等在男生宿舍前,看马振桓提着饭拐进易恩的宿舍里。

 

马振桓本想拒绝给易恩送饭,可是这眼下已经变成了众矢之的,如果突然他就不给易恩送饭了,那不是更说不清楚了吗。本来说想让黄伟晋或者陈向煦给易恩送饭,但是黄伟晋和陈向煦学号在他前面,他和熊梓淇的刚好被分到跟理科班同住,而其他文科班男生是住在另外的楼里。

 

更气人的是,他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个谣言就是理一班那个沈什么同学传出来的,想理论都不知道找谁。易恩上课听课下课睡觉,晚上游戏中午睡觉也根本理会不到这些谣言,苦恼的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熊老师,这周卷子都做完了,我中午想睡个午觉。”彭昱畅放下筷子看向熊梓淇。“好啊,正好几天没睡午觉了有点累。”熊梓淇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今天马振桓松了一口气,有熊梓淇和彭昱畅陪着一起回宿舍他觉得安心了许多。

 

彭昱畅拿着饭推门进宿舍,冷的打了个哆嗦。他把空调调高,饭放在一边去推床上的易柏辰:“popo吃饭啦——”易柏辰揉揉眼睛,磨磨蹭蹭地坐了起来:“马振桓呢?”“哇,你这话可别让沈小妹听了去。全年级都传马马对你一片痴心,你却对人家若即若离放置play。”

 

“什么跟什么啊?”易柏辰把脚边的塑料瓶投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让它落在远处的垃圾桶里,“这些人闲的吧。”

 

“诶,没错就是闲的。前两天还有两个女生就等在楼门口,看马马给你送饭。”彭昱畅拿过扫把随便扫了扫地上垃圾堆作一堆,“记得倒垃圾啊易王者。”“他...会不会生气啊?”易柏辰小心翼翼地问。“马马哪有那么小气。不过确实有点不开心吧,谁愿意回个宿舍还被盯着啊。”

 

易柏辰还想跟彭昱畅再问点什么,彭昱畅已经踢了鞋子上床了。

 

马振桓是半走读,下午放学不像其他人一样着急去食堂抢饭。他也很享受自己一个人在教室里刷卷子的感觉。易柏辰则是一般放了学就就着放学的人群遛出学校去打游戏,门禁之前再从家属区进了学校翻墙回宿舍。易柏辰跟熊梓淇打听了马振桓放学后会留在学校刷卷子之后,特地等着放学后文一班的人都走光了才进门去找马振桓。

 

“Evan....”易柏辰走到马振桓的座位面前,他正刷着卷子。听声音马振桓就知道来人是易柏辰:“哦,易恩啊,等下,我就写完这道了。”易柏辰也不客气,就只顾自地拉凳子坐下,就看着马振桓刷卷子。一道历史辨析题终了,马振桓这才抬头看易柏辰:“怎么了吗?”“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那个..谣言。”易柏辰其实心里预备过许多说辞,可是等真正面对马振桓的时候,他只能结结巴巴地说出这几个词。

 

“没事啦,你都说了是谣言而已。你不去吃饭啊。”马振桓朝他笑了下,又低头奋斗起手上的卷子来。“我一会去网吧吃。”易柏辰探过一点身子去看马振桓的历史试卷,看他已经是写到最后一道题,想着等他一会一起出校门,“要不要一起走啊?”“会不会耽误你啊,我可能还要五分钟。”马振桓提笔划了下题干。

 

“不会啦,我背两个单词好了。”说着易柏辰从包里掏出了单词的小册子。


评论(15)
热度(43)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