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马振桓+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IE比较好,他俩在一起就好+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悄悄当个coser+

【原耽】 百灵之约

+ 一个修真修仙题材的狗血耽美小故事

+ 写着玩,希望能跟大家分享快乐

+ 大概是啥时候没写IE啥时候更这篇吧

+上面三句话都没明白,那还是不推荐这位宝贝看这篇文了吧


从李别被打断琵琶骨已经过去了三年。离三年一度的仙人祭还有一年的时间。这是谪居在北方仙境的李别回到天庭的唯一机会。若不能回到天庭,修行尽废不说,也没什么机会能再见有养育之恩的师傅了。

 

虽说万物轮回皆有命数,但是在茫茫三界想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凛冽的北风刺骨的疼,四周只有不见尽头的皑皑白雪,即使是在山脉上的聚灵之地,也根本感受不到灵气。北方仙境终年低温,风雪交加,像时间停留在了冬季。天完全暗下来了,昏黑的天空一点希望的星光也没有。

 

许多同道在太阳向西之时就早早离开了,只有李别还不肯放弃。

 

突然,一阵暖意由下至上窜入李别的身体,他连忙运气真气,想要得到这一细微的灵气。他默念真言咒语,这一股暖流缓缓而上,到达胸口,到达锁骨.....一声细小的断裂声一下就被北风的呼啸声掩盖,而断骨的疼痛却在李别体内肆虐开去。

 

他倒抽一口气,猛得将真气与灵气混为一体,咽喉中一股腥甜涌了上来,一口腥黑的血被他咳在雪地上。

 

李别咳嗽了几声,用雪洗净嘴角边的血,摸黑回到谪居的山洞去了。

 

山洞里只有些简单的家具,李别来不及升起火就一头栽倒在床上。灵气的纳入只是减轻了他的痛苦,并不能除去他的痛苦。他根本无法从疼痛里抽身,也被疼痛禁锢地无法动弹,只能忍受着断骨愈合之痛。

 

李别沉沉睡去。

 

桌子倾倒的声音,杯盘散落一地的声音在山洞里回声不断,轰鸣不已。

 

李别睁开双眼,下床去查看心想着是不是有野味送上门,刚走过屏风,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衣衫褴褛的青年在地上昏死过去,李别俯身看他甚至连血液都没有了温度。他叹息一声,转身要去升火。

 

“翎...月....”

 

李别心中的什么轰然倒塌,他念动咒语,不远处的火盆和久置不用的蜡烛一瞬间窜起了火苗。这是他才看清面前的青年横贯后背触目惊心的伤痕,隐约可在肉下看见白骨。李别运起真气,再次念动咒语,青年被无形的力托起,轻放在床上。

 

他翻箱倒柜地找出多年不用的伤药,悉心帮青年清理起伤口。

 

突然,风猛地拍打山岩,李别想大雪封山,不知道这人能不能挺到雪停。

李别又叹息一口气,他将手放在青年的背上。“契。”他默念,他胸口上隐约有金色的光渗出。青年的血肉里生出许多新生的肉芽,蠕动着愈合伤口。“咔嚓。”骨裂的声音让李别跌坐在地上,一封有繁复羽毛图案的信封飘至他的手边。

 

“爱徒李别亲启”

 

此时李别已经忘记了疼痛,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收到昔人的信。他摩挲着信封上的羽毛图案,豆大的眼泪毫无声息地掉落,在纸上湿出不小的水印子。不是这眼泪,他都忘了他还没有成年。

 

他颤抖的手拆开了信封,信纸上是他不能再熟悉的檀香味,那只从不断火的香炉本事由他来照顾的。

 

“碧罗珠”信上只有大大的这三个字。

 

李别一下懵了,疼痛趁着空隙袭击了他。这是床上神志不清的青年呓语道:“白玦。”

 

李别抬头看了一眼他,便扑向床边,轻手轻脚又急不可耐地搜索着青年破碎的衣物。他顺着青年的脖子,从青年的衣服里摸出一块残缺的玉佩。李别扯出自己脖子上的,与之相拼,两块玉佩完美地接合在一块。

 

李别一阵眩晕,失去了知觉。


评论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