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马振桓+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IE比较好,他俩在一起就好+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悄悄当个coser+

【理科Ian x 文科Evan】谣言与佳话之无事生非 15

+ 和   @予映之。 的联文,她那里是戬杰

+戬杰篇 

+私设如山、OOC、没什么文笔、有原创人物(大概是个反派)慎入

+主IE,副CP戬杰、熊彭、执峰,SpeXial其他人友情出场

+圈地自萌,自娱自乐

+tag没打上哪个的话就是没有哪个副CP

+失踪人口...终于翻面了QvQ

+刺客列传新编,大家就看个热闹

+刺客列传新编!新编!新编!胡说八道瞎编!!!!


蹇宾做的这个梦很长,长到他都回到了小时候。他和慕容离还是无忧无虑的孩子,鲜衣怒马,少年江湖。慕容离长的好看,不爱笑,蹇宾长他几岁却总被他处处让着。他原想生活是应该是这样的,等待他们的是像书里一样光怪陆离的冒险故事。他等到的天玑是宫闱重重,是尔虞吾诈,是应接不暇的刀光剑影。而慕容离等到的,是烽火狼烟,生灵涂炭,一个破成了碎片的瑶光。

 

胸中抱负,全从彩色变成了黑白。

 

他在梦里醒来,寻不到慕容离的踪迹,也寻不到师傅的踪迹。只有他一个人在山中的茅屋里空落落的。他听到了马蹄的声音,看见了天玑的幡旗却没来由地害怕。最前面的少年跟他一边大,一身干练的白衣,一只手臂由绷带挂在脖子上。少年翻身下马,一个踉跄顺势跪在了蹇宾面前:“齐之侃恭迎王上回宫。”蹇宾也不知自己怎么地,没说什么凑了上去双手将少年扶起:“你的伤口裂开了,跟我来。”

 

 

 

夜深了,蹇宾批改着奏折竟不自觉地睡着了,险些把头磕在桌子上。“王上。”蹇宾揉了揉眼睛,确定是齐之侃站在自己面前:“这么晚了,小齐有什么事吗?”“臣有一事....”齐之侃接了蹇宾的话正要往下说却被蹇宾摆摆手打断了:“准了。”

 

“王上臣还没说完...”

 

“小齐想做什么,就放心去做。”

 

“王上不怕臣....”

 

蹇宾这回不急着搭话,起身从案边起来,慢慢踱到齐之侃面前。看着他等着他说。齐之侃感受到蹇宾的身形渐渐靠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耳朵微微泛红,磕磕巴巴半天说不出话。“小齐本就不爱要本王的赏赐,可是本王总想着把最好的留给小齐。”蹇宾就着齐之侃的胸甲拍了拍他的胸口。顺势探过身子,在齐之侃耳边小声道:“王城兵权,小齐拿去便是。”

 

齐之侃晕晕乎乎地应下了。

 

 

 

 

蹇宾从朝堂之上回过神来,参齐之侃的奏表,和保齐之侃的奏表摞起来一样高。现在来参齐之侃的是国师。蹇宾早就觉得算命的不应该来参与什么国事,奏表写的乱七八糟就算了,参人的时候跟没写过稿子一样,让人听的难受。看他年纪大还是给他个面子说完。“那国师是能打仗啊,还是能修水利啊?”蹇宾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朝堂上下一片静默。“齐将军能做的事情,国师又能做多少啊?不妨给我说说?”

 

“老臣不敢。”

 

“还是请国师不要丢了本分,过几天可就是祭祀的日子了。退朝吧。”

 

蹇宾想着走快一点齐之侃就追不上了,没想到齐之侃直接堵在了门口就要给蹇宾来一个下跪大礼。蹇宾一个箭步上去给他扶住了:“小齐不必多礼,小齐为天玑做的事情本王和百姓都看在眼里的。”

 

“谢王上,属下....属下此生唯王命是从。”

 

 

 

“师兄,真是佩服你。这么大的声音你都能睡着。”慕容离坐在蹇宾的对面,自顾自地抿了一口茶。窗外战斗的嘶吼声,兵器相接的声音已经能听的清清楚楚。“那不睡一觉,又能做什么呢。”蹇宾笑了。“是天玑赢了,师兄。”慕容离伸手想去给自己斟茶,而蹇宾先他一步拿起了茶壶给他倒了一杯。“怎么说?”蹇宾给自己倒了杯茶问。“以齐之侃之力,今后怕是天玑与天权分立吧。”慕容离淡淡地说。

 

“我原先,想不明白,为什么小齐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后来觉得没什么好想的,小齐就是小齐。”

 

“你这是..在跟我炫耀吗?”

 

“你误会我了阿离。”

 

“不要叫我阿离。”

 

“好吧师弟,我们都输了。

 

“呵。如今兵临城下你我都难逃一死。我早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蹇宾,这局是你输了。”

 

“你想要瑶光和天权共和,执明想将你纳入自己的羽翼,我只想在天玑偏安一隅,小齐想让我高枕无忧。是我们,都输了。我们谁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慕容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师兄,你之于齐之侃....”

 

“不比你之于执明少一分一毫。小齐一心为我肃清天玑,却总罔顾自己的处境。天璇的人现在,想要他死。罢了,是我学艺不精。师弟,最后师兄再送你一份礼物吧。”

 

慕容离控制不住自己大喊出声,他没有想到蹇宾自刎的动作如此干脆利落。慕容离心中不敢去想是不是他一早就准备好了要这样...要牺牲自己。

 

“师兄——!”

 

慕容离从城楼上一跃而下。

 

 

“人已断气,玉佩在此。”公孙钤将手中带血的玉佩交到齐之侃手中。他被齐之侃脖子上的血溅了一身,他本应感到痛快,他想这个瞬间想了多少年,他本以为自己会大笑。而他的脸上却眼泪肆流。

 


评论(2)
热度(13)
  1. 以齐制宾玉似琳琅 转载了此文字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