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马振桓+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IE比较好,他俩在一起就好+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悄悄当个coser+

【盾铁】Message 07

完结倒数!


...细细看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干嘛,但是就是!想要!他俩!在!一起!


谢谢每一个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朋友们!


惯例给妹子 @每天狂刷CP三百遍 


+文笔渣+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礼貌科普礼貌捉虫谢谢合作+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


07

 

Tony醒来,他双手被镣铐反绑在身后,他的双腿也被桎梏在一起。牢笼里的他向外喊了一声:“有人吗!”如果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那么就好办了,他可以先发出自己的坐标,让Friday发现自己的求救,也许在这期间,他还能召唤他的战甲顺便拯救一下世界。

 

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水泥地板和钢铁向击的声音逐渐朝他靠近。“你好,钢铁侠。”Tony在心里吐槽过一万遍模仿大师和他制造战甲的品味,没想到他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进步。现在也一样,笨拙的头盔,笨拙的四肢,也许这家伙根本都不是人只是个跟奥创一样的机器。他记得早八百年这货就被自己扔进了神盾局的监狱,而如今他又“死而复生”。

 

“呃..早上好?模仿大师。如果你想要同我就制造机甲的一些问题进行讨论,要先通过我的助理预约。顺便一说,你的品味仍然没有什么进步。”

 

模仿大师并没有马上回答,他打开了牢笼,缓步走向Tony,他一把揪起Tony的领子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没有了反应堆,没有了战甲。你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Tony·Stark。如果我想要你死在这里,是很容易的。”他把Tony一下甩开,Tony撞上了牢笼的墙壁,在西伯利亚留下的伤没有完全好,他的五脏六腑再一次震动,喉上腥甜,嘴里又满是鲜血。

 

Tony单手支地,吐掉嘴里的血,微笑起来。

 

“不管是谁死在这里,我都想听听你的遗愿。”

 

“我还不想让你死这么快,反正也没有人会来救你。我们时间还很长”牢笼外的模仿大师语气暧昧,“也许我们可以合作,什么九头蛇,复仇者,都会被我们的团结所击垮。”

 

“哈哈哈哈哈,不得不说,这是我最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该去电视台开一档脱口秀节目,我的公司可以给你提供赞助。”Tony止不住笑,也止不住身体的颤抖,嘴角的血越渗越多,显然是刚才那一击让他身体里的什么内脏又受伤了。

 

“听上去,你并不想和我合作。”

 

“是的,你没聋。”

“那你就服从我吧。”模仿大师话音未落,整个牢笼都通了电,Tony只能疼的大叫,他想如果他能看到这个人的表情,他一定是在恶趣味地微笑。电击似乎没有尽头,无论他翻滚到牢笼的哪个位置,他都能被电流穿过,他甚至能闻到一些自己皮肤被灼烧后的味道,尽管大脑意识模糊,他也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借着这股电流的信号,他的坐标应该是能够发出去的,接下来就等着复仇者们的救援了。

 

上帝,希望他能撑的到。

 

“Tony·Stark,你实在是太自大了。你已经众叛亲离了,还有什么能让你清醒?一个瘫痪了的队友,还是一个你制造的机器人?还是已经背叛了你的美国队长?如果你答应,我承诺你将得到一切最好的。”

 

“你…才…自大。”

 

“哦?”

 

让人痛苦的电击突然停下了,Tony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甚至他身上有些伤口已经开裂,他身上又是血迹斑斑。他内心焦灼着是不是自己信号没有发出去,还有他是否真的今天要交代在这里,接着他又听到了一个坏消息。

 

“这样的话,我只能给你洗洗脑了。”

 

Tony刚想说些什么,一口血涌上喉头,呛的他只能咳嗽起来。接着几个机器人从模仿大师的身后出现。

 

Tony绝望地闭上眼睛,他听着牢笼打开的声音,想象着下一秒他就会被抬起,然后放上洗脑机器。

 

他等来的却是钢铁和地板碰撞后的一次震动,他把眼睛睁开。

 

Stephen?

 

Steve的原计划是先救出Tony再连整个基地一起炸了,但是他的怒火冲破了他四倍的控制力,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先把模仿大师揍趴下。外形改变装置也因他用力过猛而短路,现在他看起来有点像机器人,有点像那个棕色头发棕色眼睛的甜心,还有一半的样貌是金发碧眼的他本身。

 

“...队长什么时候也不按计划来了?”鹰眼摁掉了外形改变装置问一旁的黑寡妇。Natasha翻了也变回了自己的样子,并且翻了一个白眼说:“只要他们俩在一起,我们什么时候按计划来过。”

 

Steve掰开手上的外形改变装置,取出盾牌就着盾牌扇了模仿大师一个耳光,也不知道打没打到他脸上,愤愤地说:“我没有背叛Tony。”

 

“哈哈哈哈,你以为是谁把他伤害成这样?”就算模仿大师被美国队长一脚踩倒在地上,他也不忘再挑拨离间一下。Steve就着盾牌又扇了他一巴掌:“他不会跟你走的。”

 

Tony遗失意识前一秒,他知道他被他朝思暮想的甜心救下。他本早该猜到什么Stephen就是他妈的Steve。可能他的那双眼睛真的有什么魔力,不管是什么颜色的都一样能吸引自己。他是不是,不该再逃避了?

 

“Tony….对不起,我来晚了….”

 

Tony本想说些帅气的话感动他一把,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了。

 


评论(2)
热度(17)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