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马振桓+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IE比较好,他俩在一起就好+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悄悄当个coser+

【GGAD/纽特个人】课后辅导二三事

+避雷!避雷!避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清水小甜饼最后有玻璃渣

+私设如山!如山!如山!

1.

那时候纽特还小,他喜欢家里的骏鹰,也同样乐意在学校里待着。他觉得霍格沃兹是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不是所有的课程都像邓布利多教授的课那样有趣,跟所有的学生一样他也会碰到些难题。于是古堡一样的教室外的,越过一小片森林后的一片草坪成了他常去的地方,在那里他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魔法生物。

 

今天同平常的日子都一样,他盘腿坐在草坪上,大大小小的书本摊了一地,一只喜欢他的护树罗蛙会四仰八叉地躺在他的课本上晒太阳。这周魔药课的课后作业是要学生们自己写一个简单的魔药配方,这可把他难倒了,魔药课总在他课程表的第一节,他总是昏昏欲睡地听过去的。也许有些重点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只能趁着课后自己来钻研了。

 

他原本自信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当他发现他的笔记和课本完全不一样的时候他就开始慌了。

 

他挠着头发觉得自己的头已经变成了两个。

 

“我们的勤奋的小纽特在烦恼什么?”

 

纽特抬起头他最喜欢的老师的一头红发被渡上了阳光,看起来比平时更让人感觉温暖。他和其他同学一样喜欢邓布利多的微笑,他觉得那可以用他看到过的最美的词语形容,邓布利多教授的微笑像星辰大海一样动人。

 

“教授!”纽特兴奋地叫出声,随后又低下头去“教授,我在做魔药课作业。我没有好好听课,所以遇到了困难。”

 

他本以为会被邓布利多责备,但是邓布利多朝他走过去,在他身旁同样盘腿而坐,一手摸着他的头,探过身子去看他手里的课本。

 

“一个魔药配方?让我看看你写到哪儿了。”

 

“...教授,我没有开始写,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下手。”

 

邓布利多想起他总在上二三节课的时候,遇到刚下第一节课打着哈欠的魔药课老师,他想大概那堂课没有人是清醒的,他翻了翻纽特的课本,想着只能是重新再给他说一遍了。

 

“那我们就从头开始吧。”

 

纽特点点头把睡的正香的护树罗蛙收到自己的袖子里,端起书认认真真地听了起来。

 

格林德沃大概算霍格沃兹的闲人了,他对邓布利多的课表了如指掌。他估摸着这会邓布利多已经下课了,可是哪里都找不到他的阿不思,他有些烦躁。他沿着教室外的小路四处晃荡着,不一会却穿越了那片他以为看不到头的树林,一片空旷的草坪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棵树孤零零地立在草坪上,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打在他的阿不思身上,他的阿不思挥动魔杖落下点点白光,温柔了他的脸。

格林德沃刚想走过去,却发现旁边还坐着一个人。一个小孩,规规矩矩地穿着獾院的校服,点着头看着他的阿不思。

 

“懂了吗?”邓布利多问纽特,他并不太了解现在魔药课该怎么上,只能按照书上的和一些实际实用的方法教给了纽特。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后来纽特写的魔药配方被当成教学典范编进课本里的时候,校长还给他加了奖金)纽特点点头:“老师,我写一个你看一下。”他从包里掏出羽毛笔,就着刚才所学到的慢慢写起来。

 

“教授是这样吗?那我觉得...我直接用原液会不会比较好?”纽特把写好的魔药配方展示给邓布利多。“学校里是不能用原液的。就这样就可以了,这个作业我觉得只是考验你们的实践能力。”邓布利多把手中的牛皮纸打了个漂亮的卷,他很喜欢这个诚实又勤奋的孩子。他在这个孩子身上看到了獾院精神。

 

“谢谢教授!”

 

“这是我应该做的,那你还有别的烦恼吗?”

 

“没有了!”小纽特兴致勃勃地就开始收拾书包,“教授今天食堂的甜点是果塔!”

 

邓布利多噗嗤一声笑了:“那我们一起去吧,我的给你吃。”

 

一旁看着的格林德沃今天中午不想吃饭了。

 

2.

 

今天的小纽特也在草坪上思考人生....不是思考难题。黑魔法防御课是他一直以来学的最差的一门课,他理解不了课本上说的,也听不明白老师上课说了什么。明明都是英文,但是合在一起为什么就听不明白了呢?

 

这回他皱着脸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坪上任午后的阳光晃晕他的眼睛,任护树罗蛙怎么在他身上跳舞他都笑不出来了。然后他摊在一旁的课本突然自己飞了起来,他赶忙起身去追。然后他就被他的课本遛着绕着树跑了四五圈,终于他累得不行的时候课本又一下撞击他怀里,他一个踉跄直接跌坐在地上。

 

格林德沃早就盘腿坐在他面前,抱臂看着他,头一回说出了后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在整个魔法界都为人津津乐道的台词。

 

“阿不思为什么这么喜欢你?”

 

纽特抱着书坐起来看着这个不怒自威的陌生人有些害怕。

 

“上次是魔药这次是黑魔法防御术,你还有什么科目是会的?”

 

“.....邓布利多教授的变形课”纽特怯怯地回答。

 

“阿不思的课当然是最好的,我真不懂为什么还有些蠢货会在他课上睡觉。他还不允许我教训他们。”

 

纽特一个獾院萌新没有别的反应只能是被格林德沃吓的瑟瑟发抖。

 

“看好了。”格林德沃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掏出魔杖一挥,黑色的光点汇聚成束,像坚硬的钢铁,又柔软地绸缎。格林德沃又抬手一挥,黑色的鞭子重重地打上草坪,所到之处只剩灰烬。微风吹起一些草灰,格林德沃脸上坚硬的轮廓切割了光线,“这就是黑魔法。”

 

纽特点点头突然觉得格林德沃就像传说中的骑士那样英勇。

 

“要防御黑魔法,就要明白黑魔法懂吗?”格林德沃也不管纽特有没有听,自顾自地就讲解起来。好学的纽特闻到了知识的味道,也拍拍袍子上的土,站起来跟着格林德沃开始吟诵起来。

 

护树罗蛙把邓布利多带到草坪上的时候,他先是看到他老实可爱的学生纽特伸手就炸了更远处的一棵树。然后再看到格林德沃举着魔杖就朝纽特抽过去。事情一目了然他现在觉得他整个人都像他头发的颜色一样。

 

“都给我停下!”

 

纽特从来没有见过邓布利多生气,他也不太清楚自己是哪里做错了,收了魔杖就乖巧地站在一边低头喊:“教授....”

 

邓布利多上去查看了一下纽特有没有受伤,接着就把纽特护在身后朝格林德沃开始生气:“你怎么能教给他黑魔法!”

 

格林德沃耸耸肩:“他的黑魔法防御术不行,我在教他。”

 

“他万一受伤了怎么办?黑魔法太危险,他这个年纪不应该学的!”

 

“学习黑魔法防御术的最好方法,不是学习黑魔法吗,你多心了阿不思。”

 

“别说混话盖勒特,他可明天就要考试了!”

 

“随便考他个年级第一肯定没问题。”

 

邓布利多不想再跟格林德沃扯皮,他拉了纽特就走。格林德沃心满意足地跟在他们后面。“教授...”纽特拉着邓布利多的手欲言又止。

 

“怎么了纽特?”

 

“格林德沃先生真的是您男朋友吗?”纽特抬头看比他高很多的邓布利多教授,眼睛亮亮的。

 

邓布利多瞪了一眼身后偷笑的格林德沃。

 

“是的,所以他要听我的。今天我和他的果塔都给你。”

 

格林德沃这下笑不出来了。

 

后来纽特真的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上考了年级第一。让他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大跌眼镜,当他问及纽特是怎么让自己的黑魔法防御术突飞猛进的时候,纽特真诚地看着他回答:“只要明白黑魔法就行了。”吓得这位胡子已经到胸口的老教师差点跌坐在地上。

 

“告诉阿不思了吗?”这时格林德沃绕过那老头走向纽特。

 

“还没有,格林德沃先生。”

 

“一起去吧。”一手随意搭上纽特的肩膀。

 

3.

纽特坐在草坪上,握着獾院的围巾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不过好像辩证对错也已经没有了意义,他马上就要离开这所全世界最好的魔法学校了。护树罗蛙也失去了往常的精神,安静地呆在他的领口。

 

“我想你会在这里。”邓布利多用尽了自己的一切努力,还是没能改变纽特要被退学的事实。他厌烦了那些花白胡子满脸褶皱的老头,想赶着在纽特走前再见他一面。毕竟这个学期还有一大半,离放假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将见不到纽特了。

 

“教授....”纽特抬头看看邓布利多,他知道邓布利多知道事情的真相,为了他的决定教授并没有说出真相,所以他又低下头去“对不起。”

 

邓布利多被他惹笑了,把小纽特揽进怀里:“这是你自己的决定,霍格沃兹很好,可是外面的世界更大。”

 

纽特靠在邓布利多的胸口,咬着嘴唇眼泪却掉了下来。他抽噎起来,他不仅舍不得学校,舍不得学院,舍不得他的小伙伴们,也舍不得笑容像星辰大海一样的教授和骑士一般英勇的他的男朋友。

 

“所以说,阿不思到底喜欢你什么?”格林沃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纽特从邓布利多的怀里转过头来,吸着鼻子喊到:“...格林沃德先生。”格林德沃坐下来,伸手擦掉纽特脸上的眼泪:“霍格沃兹哪有什么好的,不是阿不思在的话谁会来啊。如果你在外面给阿不思丢脸就等被打屁股吧。”

 

纽特点点头,自己又抹了两把脸。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格林德沃先生,我想把我今天的果塔送给你。”说完这句又转身拉拉刚站起来的邓布利多的袖子:“教授,今天你也把果塔给格林德沃先生好不好?”

“好啊,但是要你骑在他的脖子上我才能给他。”邓布利多笑着回答。

 

格林德沃无奈地看了邓布利多一眼,又低头看纽特朝他挤眉弄眼。只好把纽特抱起来放到脖子上。

 

4.

 

“邓布利多到底喜欢你什么?”

 

纽特一时语塞,这是他不论过去了多少年都无法回答的问题,他也不需要回答。可是他没法把眼前这个魔法部长和记忆中的那个像骑士一样英勇的人联系起来。

 

直到最后他看到格林德沃头发花白,他意识到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都变老了,自己也长大了。

评论(36)
热度(124)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