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马振桓+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IE比较好,他俩在一起就好+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悄悄当个coser+

【POI】【RF/EC】Carry me off 1

+本章少量EC+

+李四没死!没死!没死!+

+EC没能力!没能力!没能力!+

+POI设定!POI设定!POI设定!+

+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没错我就是把这些人揉碎了重新放位置+

+本仙女的良心活蹦乱跳+


1.

Reese躺在床上,阳光并没有全部透过窗户,而是被四块巨大的显示器分割成许多小块。密密麻麻的电线从桌子上到地上纵横交错,他喝过一口Finch为他买来的晨间咖啡,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致地观察着Finch接线时的样子。

 

在Reese和Finch还没有完全回复的情况下,Finch只好把机器改写成了对自己的开放式,在吐出号码后自动检索POI信息。与机器合作其实使他们轻松不少。索性在那些可怕的事情之后,都没有出现非常棘手的号码。Reese也得以近距离同Finch相处。即使同居了他还是没有知道Finch喜欢的颜色,但是他相信那已经不远了。

 

“Miss Shaw请不要伤害受害人。”

 

“但是你的好机器说我可以突突这个混蛋!”

 

“用bb枪打他的鼻子怎么样?”Reese充满磁性的声音突然介入了他们气氛紧张的对话中,还没等Finch把电脑椅转过去对Reese投去一个白眼,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裙下掏出一把bb枪放倒了POI。

 

“现在我可以跟我的小美女在一起了吗?Harold?”根从肖身后的街角转了出来,顺势揽过肖的腰,垫脚亲了一口肖的脸颊。Finch觉得自己隔着屏幕都可以听见那响亮的声音。他只好收起了自己的惊讶,回答道:“假期愉快。”话音未落Finch就摘了耳机,Reese觉得他可能有些生气所以动作急躁又不连贯。

 

接下来他就听到了Finch的抱怨:“你不该纵容Miss Shaw。”“你有时候也可以试着听听机器的话,Finch。”始作俑者并没有撇开自己的目光,而是大胆地与Finch对视,瘪了瘪嘴试图撒个娇。

 

在他们从天台下来之后这招对Finch百试百灵。

 

也如往常一般,Finch叹了口气:“算了,正好你该休息一下了Mr.Reese。”“我一直都在休息,你现在把我放出去我一样可以撂倒一个小队的特勤局。”Reese毫不在意地答道,他的视线放在Finch身上没有放开。Finch将椅子推到床前然后坐下,Reese心里抱怨该死的逆光让他看Finch不能看的更清楚。

 

“现在还不行,John。你要知道我经不起再失去你。”

 

“我也是,Harold。”

 

Finch同他相视而笑,握着他的手,让他感觉温暖极了。Reese心里有个小算盘,他想摸摸Finch的脸,因为他的脸颊上有一些斑驳的伤痕,他知道那是他所致,他心有愧疚但是Finch一定不会接受什么道歉,说抱歉也显得不解风情。也许这样他能把一些感觉传达给Finch,一些他想表达却又不知道怎么说的感觉。

 

在他们有一聊没一聊的谈话中,Reese悄悄侧过身子,轻轻把另一只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正准备出击的时候。

 

机器的提示音响了。

Finch这时候仿佛一只矫健的兔子,Reese感觉他嗖一下站起来又嗖一下离自己远去。他摸空的手只能一锤捶在床上以此发泄愤懑。

 

“....Well,抱歉Mr.Reese”

 

“怎么了Finch?”

 

“也许你该出马了”Finch看着号码和演算出的名字有些发怔。

 

“那么是谁会劳我大驾?”Reese掀了被子就想起床,Finch不知道怎么又到了他的床边,给他把被子盖上,然后打开文件夹开始讲解起来。

 

“这是Charles·Xavie,牛津大学生物遗传学博士,我读书的时候曾和他成为过一段时间朋友。”

 

“原来不是所有的高材生都长的像你一样。”Reese摸着下巴看了看Charles的照片说道:“这家伙倒有点像贵族。”

 

“他确实是的,泽维尔家族在西切斯特有一座城堡在他的名下。他在生物遗传学上的造诣非常高,并且还有心理学博士学位。也许是因为什么家族斗争?”Finch低头仔细查看手中的资料,试图找多一些可以用来判断事态的信息。

 

“Finch?”

 

“怎么了Mr.Reese?”Finch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屏幕,机器又吐出了一个号码。在完成POI信息的检索之后Finch皱了皱眉头,“这可真是有趣了。”

 

“有趣?你竟然会用这个词。”

 

“Erik·Lensherr ,我认得他。似乎有一段时间他是Charles的伴侣,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当年他追Charles的时候排场很大。”

 

Reese又看了看这另一个人照片,也皱了皱眉眉头“我想我也认得他,臭名昭著的黑帮头子塞巴斯蒂安·肖的王牌杀手,后来他把肖杀了接管了他的黑帮。我们要除掉他的时候,又突然被终止了任务。”接着Reese又朝Finch瘪了瘪嘴:“我还挨过他的子弹,Harold。”

 

“也许我们应该把他们联系起来一起调查。”Finch叹了口气,摸摸Reese的肩膀,“一切都会没事的John。”

 


评论(13)
热度(42)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