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马振桓+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IE比较好,他俩在一起就好+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悄悄当个coser+

【POI】【RF/EC】Carry me off 2

+李四没死!没死!没死!+

+EC没能力!没能力!没能力!+

+POI设定!POI设定!POI设定!+

+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没错我就是把这些人揉碎了重新放位置+

+本仙女的良心活蹦乱跳+


2

“哇哦,我们有多久没见了Harold!”Charles从自己的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同Finch拥抱。“我也记不清了Charles,但我记得我们一起喝过的啤酒柱。”

Reese站在一旁听他们寒暄了许久,听的入迷,不是Charles突然发现他的存在他都回不过神来。

“这位是...?”

“我的私人保镖,Charles。实际上我知道你将要陷入某种危险。”Finch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谢谢你老朋友,不过我想我最大的威胁可能来自被我遣返论文的博士生。”Charles依然朝着他微笑着。

“我希望你认识到失态的严重性并允许我和Mr.Reese对你进行保护。”

“哦你是说和你还有这位帅气逼人的保镖先生共处吗?我当然愿意了。”Charles保持微笑打量了一下他们二人,尾音愉快地上扬。Finch已经见惯不怪,Reese却被逗的轻轻咳嗽了一声,Finch转过头去看他Reese心虚地把视线挪向远方。

“叩叩”敲门声在这时响起,特工的本能让Reese警觉起来,Finch也坐直了身体。Charles倒是见怪不怪的去开门。他哄走了门外的学生一手拿着论文一手插着裤腰往回走。

“你看,哪有什么危险。”Charles耸了耸肩对过于紧张的二人说,“今晚到街角新开的中餐馆去吃吗?我印象中好像你对中餐情有独钟Harold。”

“倒是没有问题,你忘了我们整个寒假都留在学校,圣诞节也只有中餐馆可以吃吗。”Finch突然话题一转,“不单你陷入了危险,我想Erik·Lensherr也陷入了危险,你能联系到他吗?”

“Erik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想杀他的人很多,陷入危险很正常。”Charles没有发现自己敛去了微笑。

“那个....你....”

“我和他很早就离婚了Harold,因为他有孩子。”

“那他确实是个混蛋。”Reese忍不住插嘴道。

“Mr.Reese!”Reese应声又心虚地避开Finch的目光。

Charles忍不住偏过头去笑了。

 

在他们酒足饭饱之后,其实有些醉了,他揽着Harold说基因遗传变异、生物芯片、遗传工程等等,那些又长又拗口的名词听的Reese脑袋发疼。枪声就在这时响起,扫射打碎了一片玻璃,人们的尖叫并没有让Finch也混乱,他很快就带着Charles卧倒在地。而Reese迅速找到了枪手的位置,明显是内行作案,Reese对着发动的汽车放了两枪逼得司机加速而逃。他打了911收了枪去查看两位教授的情况。看他俩相扶着坐起来,Charles红着脸喘着气道:“好吧,我相信我是陷入危险了。”

 

等他们安全到达Charles的小公寓,Charles把一身的疲惫卸下之后,他们三个人又围坐在了一起。

还没等Finch和Reese开口,Charles就先说了起来:“当年要分家产的时候,家里的生意留给了我的表哥Stryker,最近财团的资金周转好像发生了困难,股票也跌的厉害。这本与我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我的新研究是一种参照大脑结构制作的大容量生物芯片,在实验阶段,有人想要我的研究,我并不愿意。我的本意就是把它交给图书馆之类的地方使用,于是他们就提供给Stryker一笔钱,希望他能劝我。”

“用如此极端的方式?”Finch疑惑道。

“表面上看起来目标是我对吧?”Charles一下就笑了,“其实不是,在墨西哥的新黑帮‘天启’想要招揽Erik,他有才也阻碍了他们的生意。他们得不到他就想杀他。只是他们算错了,Erik跟我早就分手了。”

“你怎么肯定不是Erik想杀你?”Reese有些惊讶于这个博士的八面玲珑,同时对牛津这个学校产生了一些敬意。

“他不会的,我相信他。”Charles说。

Reese本想再说些什么,被Finch拉住了。

Erik匆匆赶到Charles的公寓前,发现有不认识的车已经停在门口,他心中警铃大作。有一种末日的预感和恐惧,让他濒临崩溃。他撞开了房门,果不其然有人迎面而上,他挥出拳头,那人身手矫捷地躲开。Erik侧身闪开那人的拳头贴身近他想要踢他的腹部,不料被那人扑倒在地,二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看起来更像是互相扇耳光的游戏。

“住手!Erik/Mr.Reese!”从楼上已经已最快的速度冲下来的Charles和Finch大叫道。不知道谁把灯打开,才让Erik和Reese看清了对方的面目。空气凝固下来谁也不肯撒手。

“特工先生好久不见,现在开始做雇佣兵的勾当了吗?”

“我很庆幸我受雇于一个好人而不是一个冷血残暴的黑帮头子。”

“我可以让你挨一次枪子儿也可以让你挨第二次。”

“你看看,张嘴闭嘴就是开枪,你才是对Charles最大的生命威胁。”

“你看起来也不像能保护Charles的人,花花特工先生。”

“够了!”Finch和Charles受不了了,一个拉一个扶到客厅去上药。这下空气又凝固了,刚刚气势汹汹打完架的两个人这时就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低着头甚至不敢出声。

Finch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一边注视着Reese,悉心给他擦着药水一边说到:“Mr.Lensherr,‘天启’想杀的是你,Charles只是引你出现的诱饵。”

“是的我知道,但是我不出现他们肯定会杀了Charles。”Erik看着Charles。Charles抿了抿嘴唇。

“看来你还没有那么傻。”Reese又插话道。

这回Charles拉住了又想跳起来打Reese的Erik说到:“那位戴眼镜的是我的大学同学还记得吗?另外那位是他的私人保镖。”

“哼。”Erik冷哼道,“我也可以成为你的保镖Charles,我为此而来。”

后来,Erik睡了沙发。Finch对Reese说:“花花特工先生晚安。”Reese就睡了另一个沙发。


评论(8)
热度(20)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