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朱一龙白宇+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楚路】【架空】【少年侠客楚 x 落难王子路】敬与罚 一

+ ...还在意谣言系列的妹子请大力戳隔壁沈太太

+  @落幕 希望能多催促一下我....

+ 架空!!!看见了吗!!架空!!!就是瞎掰的意思!!!

+别说了肯定会OOC的,不适就赶紧点x

+人物会因为剧情需要掰碎了放在不同的位置不舒服的也赶紧点x

+ 谢谢看了这几句废话还决定要看下去的小伙伴>3<


 

“子航?”老人看着面前的少年惊讶道。楚子航倒是没有太多惊讶,应了一声给老人加满杯中的水。“.....”老人也知道楚子航的难处也不多说,把手中的信递给他,“你看看。”楚子航放下手里的茶壶细细看起来。

 

中垣王室式微混乱不断,西域诸国因加图索一族的崛起逐渐趋于和平,南方苗疆部落与加图索家族的下一步就是联姻后结成联盟以瓜分中垣。而这信就是请求楚子航的师傅能够帮忙寻找中垣王室的正统继承人。

 

“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老人喝了口杯中的水问。“按理来说,我们本就是东方门派,是应该出手的。”楚子航恭敬地将信放到老人面前。“王室正统?我约莫有二十年没听过这个词了,路麟城失踪之后哪还有什么正统。”老人捋了捋胡子,“还是个西域人写的信。也不知道这葫芦里到底是什么药。”“让恺撒去查查这个人?”楚子航看着落款的古德里安说。“....不行。我有些许头绪了。”老人看了看楚子航,又看了看桌面上的信。“师傅,我去吧。”楚子航看明白了老人的犹豫。“.....你该下山的。”老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师傅,让我去吧。”楚子航坚持道。

 

“...我见过那个孩子。是个男孩子,跟你一样大,那时我厌倦了朝堂纷争,在京城里的私塾前卖话本。那孩子就常来看。”老人示意楚子航坐到一边。

 

“他有什么特征没有?”楚子航问。

 

“长的清秀,像他妈妈。整个人看起来不太精神。”老人回答,“约莫三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年纪大了记不太清了。你到京城闹市的那个私塾里找找吧。”

 

“他叫什么?”楚子航倒是不明白他师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人有名有姓的,有父有母的样子,怎么会找不着。而且师傅看起来与他们家相识定也不是一般人,三年前还见过一面总不能说没就没。

 

“路明非。”

 

“弟子明天就下山去寻。”

 

老人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去准备了。楚子航正要走出门老人嘱咐道:“年轻人吃的多,找你师娘多支些银两。”

 

楚子航点了点头。

 

老人靠上座椅的后背,袖子里的铜钱叮当作响。

 

 

京城。

 

楚子航下山的时候已经是七月份,私塾已经放了暑假。按照他们的年纪该是会试的时候了。楚子航在私塾门前驻足了一会想找找路明非的名字在不在榜上。门房看他在榜前站了很长时间就问他找谁。楚子航说找路明非。门房答道:“别找了,他不在榜上,你还是去他家看看吧。”

 

楚子航向门房打听了路明非家的住址之后便往那儿去了,路明非的家像是一般的富贵人家。门口倒是热闹的很。许多提着礼品的人在门口排着队,也有陆陆续续的人从府里出来。楚子航随口一问旁边的人这是在干什么。那人回答他是来给路少爷祝贺提名顺便祝寿的。楚子航又问路家有几个少爷。那人一脸疑惑地看着楚子航回答就只有一个啊。楚子航也一脸疑惑地就问路家少爷叫什么,那人像见鬼了一样说路鸣泽。

 

楚子航是真的觉得见鬼了。他花了近五六天的时间在京城里转了一圈,姓路的上到皇亲国戚下到平民百姓他该查的都去了,就是没有发现这个叫路明非的人,但又好像处处都有他。私塾不远处卖煎饼果子的小贩说是很熟他,酒楼的西域掌柜说他与自家老板相熟,新晋状元源稚生还以为他是路明非的仆人还托他给路明非捎信。

 

身上的盘缠已经花的差不多了,楚子航也没有别的办法,手上连画像都没有,只好想着先回去跟师傅再商量商量。

 

路明非拉紧了自己身上的包袱,三两下翻墙而出,心里默默跟叔叔婶婶道歉。刚一落地却撞倒了人,两人面对面撞了个四脚朝天,路明非摸了摸屁股起身想要道歉,一瞥见那人腰间的腰牌反身拔腿就跑。

 

楚子航正想着回去怎么跟师傅回报,从天而降一个人把他撞的发懵,没想到对方连一句道歉都没有,抬腿就跑,这几日的憋屈一下涌上他的心头,他三步并两步地就向那人追去。


评论(2)
热度(52)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