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朱一龙白宇+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楚路】【架空】【少年侠客楚 x 落难王子路】敬与罚 五

+ 没更好多天...喘口气接着更

+    @落幕 今天更啦

+ 架空!!!看见了吗!!架空!!!就是瞎掰的意思!!!

+别说了肯定会OOC的,不适就赶紧点x

+人物会因为剧情需要掰碎了放在不同的位置不舒服的也赶紧点x

+ 谢谢看了这几句废话还决定要看下去的小伙伴>3<


本来是雇了两个人坐的马车,现在路明非和楚子航都坐在外面,诺诺一个人占两个人的空间就显得马车大了起来。一路上莫名地安静,诺诺在马车里摆弄自己的小玩意,路明非和楚子航也不说话。任由马车上下颠簸,好像那一场噩梦从未存在。

 

马车一颠,磕到了楚子航包里的一个硬物。楚子航把那把小太刀从包里拿出来递给路明非并解释道:“是你的状元朋友给你的。”“源稚生?”路明非有些迷茫地接过,“他没让你给我带防晒膏吗?”“说了,但是我的包放不下了。”楚子航说。路明非笑了笑,看向楚子航,欲言又止。“不会用吗?”楚子航又问。路明非摇摇头可是脑中仍然画面连篇,随即岔开了话题:“一会午饭师兄你想吃什么?”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位红发魔女的?”源稚生和路明非坐在源稚生的房顶上。

 

“我原来,并没有什么才能...现在也没有啦。原来喜欢女孩子是岁月静好的样子,可是女孩子们就喜欢像你们这样有点姿色又讲排场的少爷啊。女孩子们都会仗着老实人的喜欢保持一份任性天真的样子然后投入少爷们的怀抱吧。是不是听我说这样的话挺奇怪的,哈,人其实就是坏坏的啊。然后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想跟一个女孩子说我很喜欢你。然后就是那天,少爷摆了个大排场对那个女孩子表白,我甚至是他花阵的一员。现在想起来也真的是糟糕,我从小觉得人生平平,没有父母告诉我我是否是特别的,也没有什么策论的本事夫子看不上,会耍些小花招但是光靠小聪明活着也太难了。然后那天,诺诺出现了。她像仙女一样,她就是吧。带着香车宝马从天而降,告诉我我很特别,狠狠地收割了一把我从未体验过的别人的羡慕。”

“她像你灰暗人生里的一道光?”源稚生笑道

 

“...嗯没错啦,但是这句听起来有点酸溜溜的。”路明非摸了一把口袋里的瓜子磕了起来。

 

“那绘梨衣只能是来迟了啊,香车宝马我们家也有,要一个车队都行。”源稚生也往路明非手里去摸瓜子,“那红发魔女对你是怎么想呢?”“大概把我当做她比较优秀的跟班吧,她是苗疆公主,跟加图索家是有婚约的。”路明非把手里的瓜子倒给源稚生,自己又从口袋里摸了一把。“是吗,加图索家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时间不多了啊。”这次轮到路明非笑了一下:“你就像个象龟,被别人拿着放到庙堂之上就安静待着了,可是自己又向往自由。”“确实是很妙的比喻。”源稚生点点头,“不过你也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只要不露头就能混吃等死一辈子,我可是还有一家子要养活的。”

 

两人在月光下才沉默了一瞬,源稚生又开口了:“真的不考虑考虑绘梨衣吗,她真的很喜欢你。你也是她生命里的一束光。”“...不要乱给人头上扣帽子好吧,明明就是你们两兄弟都太忙,根本没顾上她,以为锦衣玉食能代替真情实感。”路明非反驳道。“就你实话多。”源稚生朝他吐了片瓜子皮。“妹妹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想着把她嫁出去你这个哥哥很糟糕啊”接着源稚生就吐了路明非一脸瓜子皮。路明非一抹脸上的瓜子皮直了直身子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色:“等我从苗疆带回药,再说这个事吧。”

 

“那就拜托你了,等她好了....”没等源稚生说完路明非就打断了他的话。

 

“她一定会好的。”

 

“路明非吃什么?”楚子航问。路明非觉得楚子航的眼睛像麋鹿,给人一种奇妙的安心感。“五目炒饭吧。”路明非回答,他心里的忐忑不能被楚子航的双眼化解。


评论
热度(25)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