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似琳琅

+吴邪/叶修/堂本刚/今井翼/朱一龙白宇+

+全职独韩叶/瓶邪不用说啦/KK、TT一辈子的童话+

+渣渣写手/文艺过头/意识流收不住+

+偶尔正经+

【楚路】【架空】【少年侠客楚 x 落难王子路】敬与罚 八

+ 算是过渡章,所以比较短小....

+   @落幕  今天更啦

+ 架空!!!看见了吗!!架空!!!就是瞎掰的意思!!!

+别说了肯定会OOC的,不适就赶紧点x

+人物会因为剧情需要掰碎了放在不同的位置不舒服的也赶紧点x

+ 谢谢看了这几句废话还决定要看下去的小伙伴>3<




楚子航从小没有亲爹,母亲生的好看,带着他也顺利做了一个京城富商的正房。后爹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楚子航的表现从未让他失望。楚子航自以为没做什么,无非就是每天按时到私塾报到不迟到早退,先生教什么就学什么。拿不到榜首只是在前十徘徊。习武修道是他比较感兴趣的事情,自然除了读书也做的多一些。流言也放大了他的才能,夸他文武双全貌比潘安。他不擅与女子打交道。之前读书,他记住了诺诺是因为诺诺是恺撒的未婚妻,并且跟恺撒一样,发起疯来谁也拦不住。有次诺诺心血来潮非要用苗疆套路同他比试,楚子航在那次比赛中了解了不少中垣武功之外的知识,觉得受益良多。而他不记得夏弥。

 

不记得从天而降的漂亮女孩曾与自己坐在同一个屋檐下,不记得这个女孩儿特意给自己送过什么小玩意,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同女孩儿去过京城的花市,看过夏至的烟火。在遇到路明非之前,他从来没有觉得银河会那么好看。

 

“你知不知道,路明非杀过两条龙。杀过两条龙的人,怎么可能是个草包。”

 

“你以为他来苗疆就是吃喝玩乐?”

 

“师兄,留下来吧。留在我身边。”

 

“路明非与我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不爱你,可是我喜欢你呀。”

 

“你真的以为路明非心思单纯?”

 

楚子航醒过来,梦里的女孩眼神阴冷,咬牙切齿的样子都不可怕。而可怕的源头破天荒地醒的更早,已经自顾自的吃起了早饭。楚子航有一瞬间的恍神,随即有什么东西开始崩塌。路明非抬头一看楚子航醒了,嘴里嚼着包子含糊不清地冲他说道:“师兄早啊,吃早饭了!今天的包子特别好吃。”

 

“嗯。”楚子航应了一声朝饭桌走去。

 

决定了要真心去同一个人相好,辜负不辜负是对方的事情,给不给是自己的事情。哪里轮得到外人来指手画脚。

 

路明非悄悄看了看楚子航的脸色,猜想他师兄今天气应该消了。夏弥的事情他也还没想到办法,苗疆太大一个月也还没把名胜去过一半,今天也先出去放松一下,再从长计议吧。路明非刚要开口说,楚子航已经放下了筷子,仍没有改变昨晚的主意:“今天我去杀她,你就待在宫里。”

 

路明非长叹一口气,接着就说:“我和你一起去。”

 

楚子航一边穿衣服一边同他说:“我没有生气,如今杀掉她取血就是唯一的办法,你朋友的病也能快点好。”

 

路明非挠挠头,也没站起来接着吃一个包子:“我知道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们可以从长计议,就算师兄不记得她,她也是师兄的同门。”

 

“她如果真的当我是同门,有同门之情,就不会吃下灵芝。”

 

路明非知道楚子航这是铁了心要去找夏弥打一架了。世上爱恨嗔痴总是说不清楚的,他以前喜欢陈雯雯,是掏心窝子喜欢,不过后来也没那么喜欢了。他现在喜欢诺诺,也一样可以为师姐掏心窝子,但也没想过要娶诺诺。他也可以为了绘梨衣不远千里来苗疆取药,把自己陷入这种进退都难的境地。这么一想....他感觉自己好像那些话本里真心跟每个女子相爱的多情薄幸之人。

路明非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没有那么多奇怪的想法。

 

一声龙吟震颤天地,飓风刮起飞沙走石迷住人眼。紧接着,龙展双翅腾飞至空中。疾风利刃朝楚子航和路明非呼啸而来,路明非的反应比风刃更快他拔出七宗罪反手就把风刃破开,一个箭步将楚子航挡在身后:“是耶梦加得!师兄退后!”

 

“什么?”

 

“会控制风的龙王,师兄你在这里不要动。”路明非三步并两步加速向龙王的方向奔去,楚子航刚想追上,少女的声音闯入楚子航的脑海并且大的震耳欲聋:“你看师兄,路明非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若我是龙,他杀我根本不会犹豫也不会心软。”


评论
热度(23)

© 玉似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